从常德去张家界旅游应该如何规划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张家界旅游

从常德到张家界游记,久居城中,天天看到的是水泥和钢筋筑起的楼群、滚滚人流车流,吃的是温室里培育出的蔬菜,人对季节的感受越来越迟钝了,我像一只困兽,越来越焦躁不安。终于在一个秋日,我决定到外面走走,选择的地点不远不近:张家界,相隔只有200公里。

从常德去张家界旅游应该如何规划?
然而,这200公里在我心理上却显得很遥远,尽管我多次去那里领略过绿和静。我居住的城市叫常德,我曾在《在湘西的边缘》中这样描述她的位置:武陵山脉耸起百万山峰像怒涛一样滚滚东去而突然凝固、浩瀚古洞庭向西滔滔而来突然沉默的地方。常德与张家界在古代实际上都称“武陵”,只不过,常德在两千年前便已是楚文化在长江之南的中心区域之一,而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张家界还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穷荒之地。现在,火车载着我向她驰去,中间只停三个县城:临澧、石门、慈利。

只是几分钟时间,火车便在原野上奔驰,原来城与原野实际上离得挺近的,可是我们平时感觉不到,城的包裹就真的那么严实么?我内心清楚,我们在狂热地崇尚城市文明的时候,我们已越来越疏远了我们根,当第一个猿人直立起来的地方,当人类原初文明站立起来的地方,那就是原野呀。现在我不得不依靠火车的奔驰来感受原野和季节了。

车窗外,原野如画一幅幅一闪而过,但大地是多么广袤!我读到的仅仅是她的局部。从常德到石门之间,以平原为主,小小丘陵点缀其间,那金黄的稻田与蓝天相映,色彩分明。稻田中,偶尔有些小小水塘,水塘必定被一些树木簇拥,看上去活像哪位大师在金黄的原野上随意泼洒的几点绿。田野里,一幢幢楼房显示了平原农业的根基与富足。当车过石门之后,大片的田野消失了,山渐渐多起来,且越来越高,山里人低矮的黑瓦石墙房子羞涩地躲在山湾里。其实,山里人羞涩的日子不会太多了,总有一天他们的脊梁也会像山一样挺拔起来,这不,一列列火车,一架架飞机,正从四面八方奔向张家界。造物主从来就是公平的,城里人有充足的食品和较好的医疗条件,但享有不了山里人那么甘甜的水和清新的空气,当城里人在千方百计地减肥和美容时,山里人不停地劳作造就了他们发达的肌肉、健康的肤色和明亮的双眼。

从常德去张家界旅游应该如何规划?
火车每到一个站都要介绍当地的概况,常德、临澧、石门,一串近现代名人无疑给这些地方增添了不少光彩,慈利、张家界缺少名人,但“世界自然遗产”这六个字却让许多名人轻了许多,人物是不朽的,但怎能有山水那么永恒呢?车过慈利,山势渐陡,澧水河在悬崖下显得很清瘦,水深处水绿得发青,水浅处河床的石头晒得发白。那么坚硬的大山,澧水是怀着一种怎样的信念一寸寸切割它的呢?在平原上可以一览无余,现在,我只能看到一小块一小块的红薯地挂在山坡上,玉米由于遇到秋旱,只有白发的叶子在风中颤抖。车近张家界,一个一个的隧道扑面而来,容不得你有半点心理准备,有时刚刚看到山的一角,但突然就被它吞没了。倘若在空中俯瞰,火车肯定像一条绿毛虫,一下子钻入山腹,一下子又被谁迅速扯将出来。进洞一刹那,黑暗吞噬了光明;出洞一瞬间,光明又把黑暗的布幔扯下扔到悬崖下。只有在隧道中才能如此深刻地体会到阳光的珍贵,以及在黑暗中等待光明的心情。

从常德去张家界旅游应该如何规划?

火车载着我驰过深秋的原野,终于将我吐到了张家界,我站在山的怀抱里,恍若隔世。其实只有200公里的旅程呀,火车让我看到了变化中的风景、流动的季节,让我的心在近乎麻木的状态下又激活起来。眼前,一座座造型奇特的山就是这里的楼群,一丛丛一簇簇的灌木和花草就是大师随意创作的精品。这里因为少了许多尘世的污浊,天格外澄碧,站在张家界的天空下,我让阳光来洗,让风来洗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神秘人Dake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