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家界旅游最火乡村名宿是哪里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张家界旅游

在张家界市武陵源区龙尾巴居委会,32岁的龙尾巴青年李平大学毕业后,曾在广州发展,4年前回乡创业现在已经是璞舍高端民宿的老板,2019年纯收入达到200万元。

2019年,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协合乡龙尾巴居委会国民生产总值近2800万元,其中旅游收入2300多万元,居委会集体经济收入达80万元,居民人均纯收入近2万元,群众幸福感、获得感得到显著提升。

龙尾巴因山形如龙尾而得名,位于武陵源区协合乡北端,毗邻张家界核心景区,共5个居民小组,173户645人,耕地573亩,以土家族为主,是典型的土家村落。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是龙尾巴30多年前的真实写照。武陵源开发旅游之初,龙尾巴由于交通闭塞、山多地少等原因,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不足200元,龙尾巴村是远近闻名的穷乡僻壤。

“守住绿水青山,换来金山银山。”龙尾巴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邓青松介绍,为了找寻一条持续的脱贫致富道路,居委会利用这里独特的区位优势、良好的生态环境、淳朴的乡风文化,吸引了不少市场资本兴办乡村旅游,带动了高端民宿客栈发展。目前辖区内有梓山漫居、璞舍、清隐阁、龙缦等一批高端民宿客栈13家,总投资超过1亿元。

“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与花儿打交道,我家的生活也像花儿一样幸福!”58岁的李启海是龙尾巴的原住居民,以前家里靠务农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现在夫妻两人在家门口的民宿“梓山漫居”工作,李启海负责园林维护,妻子是洗碗工,一年光工资收入一起近8万元。家里的当季蔬菜、山货也都被附近民宿定点采购了,年总收入有10万元左右。

在李启海工作的梓山漫居,还为村民提供了编织绘画的场所,既可以供游客观赏购买,村民的作品还能卖个好价钱,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。据悉,这些民宿客栈的发展,有效带动了居委会乡村旅游发展和居民就业,直接提供就业岗位100多个,间接带动80余人从事旅游服务业,以前有160多个人外出务工,现在大部分居民都留在村里发展。2016年武陵源区在湖南省率先整区脱贫,2019年武陵源区被列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。(匡滢 何萌 李芳森)

张家界旅游最火乡村名宿是哪里?
湖南张家界:网红民宿带火乡村旅游。何萌 摄

人民网张家界6月13日电 “我以前觉得外面世界很精彩,现在还是觉得家门口的风景最美丽。”在张家界市武陵源区龙尾巴居委会,32岁的龙尾巴青年李平大学毕业后,曾在广州发展,4年前回乡创业现在已经是璞舍高端民宿的老板,2019年纯收入达到200万元。

2019年,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协合乡龙尾巴居委会国民生产总值近2800万元,其中旅游收入2300多万元,居委会集体经济收入达80万元,居民人均纯收入近2万元,群众幸福感、获得感得到显著提升。

龙尾巴因山形如龙尾而得名,位于武陵源区协合乡北端,毗邻张家界核心景区,共5个居民小组,173户645人,耕地573亩,以土家族为主,是典型的土家村落。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是龙尾巴30多年前的真实写照。武陵源开发旅游之初,龙尾巴由于交通闭塞、山多地少等原因,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不足200元,龙尾巴村是远近闻名的穷乡僻壤。

“守住绿水青山,换来金山银山。”龙尾巴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邓青松介绍,为了找寻一条持续的脱贫致富道路,居委会利用这里独特的区位优势、良好的生态环境、淳朴的乡风文化,吸引了不少市场资本兴办乡村旅游,带动了高端民宿客栈发展。目前辖区内有梓山漫居、璞舍、清隐阁、龙缦等一批高端民宿客栈13家,总投资超过1亿元。

“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与花儿打交道,我家的生活也像花儿一样幸福!”58岁的李启海是龙尾巴的原住居民,以前家里靠务农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现在夫妻两人在家门口的民宿“梓山漫居”工作,李启海负责园林维护,妻子是洗碗工,一年光工资收入一起近8万元。家里的当季蔬菜、山货也都被附近民宿定点采购了,年总收入有10万元左右。

在李启海工作的梓山漫居,还为村民提供了编织绘画的场所,既可以供游客观赏购买,村民的作品还能卖个好价钱,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。据悉,这些民宿客栈的发展,有效带动了居委会乡村旅游发展和居民就业,直接提供就业岗位100多个,间接带动80余人从事旅游服务业,以前有160多个人外出务工,现在大部分居民都留在村里发展。2016年武陵源区在湖南省率先整区脱贫,2019年武陵源区被列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。(匡滢 何萌 李芳森)

张家界旅游最火乡村名宿是哪里?
湖南张家界:网红民宿带火乡村旅游。何萌 摄

人民网张家界6月13日电 “我以前觉得外面世界很精彩,现在还是觉得家门口的风景最美丽。”在张家界市武陵源区龙尾巴居委会,32岁的龙尾巴青年李平大学毕业后,曾在广州发展,4年前回乡创业现在已经是璞舍高端民宿的老板,2019年纯收入达到200万元。

2019年,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协合乡龙尾巴居委会国民生产总值近2800万元,其中旅游收入2300多万元,居委会集体经济收入达80万元,居民人均纯收入近2万元,群众幸福感、获得感得到显著提升。

龙尾巴因山形如龙尾而得名,位于武陵源区协合乡北端,毗邻张家界核心景区,共5个居民小组,173户645人,耕地573亩,以土家族为主,是典型的土家村落。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是龙尾巴30多年前的真实写照。武陵源开发旅游之初,龙尾巴由于交通闭塞、山多地少等原因,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不足200元,龙尾巴村是远近闻名的穷乡僻壤。

“守住绿水青山,换来金山银山。”龙尾巴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邓青松介绍,为了找寻一条持续的脱贫致富道路,居委会利用这里独特的区位优势、良好的生态环境、淳朴的乡风文化,吸引了不少市场资本兴办乡村旅游,带动了高端民宿客栈发展。目前辖区内有梓山漫居、璞舍、清隐阁、龙缦等一批高端民宿客栈13家,总投资超过1亿元。

“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与花儿打交道,我家的生活也像花儿一样幸福!”58岁的李启海是龙尾巴的原住居民,以前家里靠务农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现在夫妻两人在家门口的民宿“梓山漫居”工作,李启海负责园林维护,妻子是洗碗工,一年光工资收入一起近8万元。家里的当季蔬菜、山货也都被附近民宿定点采购了,年总收入有10万元左右。

在李启海工作的梓山漫居,还为村民提供了编织绘画的场所,既可以供游客观赏购买,村民的作品还能卖个好价钱,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。据悉,这些民宿客栈的发展,有效带动了居委会乡村旅游发展和居民就业,直接提供就业岗位100多个,间接带动80余人从事旅游服务业,以前有160多个人外出务工,现在大部分居民都留在村里发展。2016年武陵源区在湖南省率先整区脱贫,2019年武陵源区被列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。(匡滢 何萌 李芳森)

张家界旅游最火乡村名宿是哪里?
湖南张家界:网红民宿带火乡村旅游。何萌 摄

人民网张家界6月13日电 “我以前觉得外面世界很精彩,现在还是觉得家门口的风景最美丽。”在张家界市武陵源区龙尾巴居委会,32岁的龙尾巴青年李平大学毕业后,曾在广州发展,4年前回乡创业现在已经是璞舍高端民宿的老板,2019年纯收入达到200万元。

2019年,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协合乡龙尾巴居委会国民生产总值近2800万元,其中旅游收入2300多万元,居委会集体经济收入达80万元,居民人均纯收入近2万元,群众幸福感、获得感得到显著提升。

龙尾巴因山形如龙尾而得名,位于武陵源区协合乡北端,毗邻张家界核心景区,共5个居民小组,173户645人,耕地573亩,以土家族为主,是典型的土家村落。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是龙尾巴30多年前的真实写照。武陵源开发旅游之初,龙尾巴由于交通闭塞、山多地少等原因,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不足200元,龙尾巴村是远近闻名的穷乡僻壤。

“守住绿水青山,换来金山银山。”龙尾巴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邓青松介绍,为了找寻一条持续的脱贫致富道路,居委会利用这里独特的区位优势、良好的生态环境、淳朴的乡风文化,吸引了不少市场资本兴办乡村旅游,带动了高端民宿客栈发展。目前辖区内有梓山漫居、璞舍、清隐阁、龙缦等一批高端民宿客栈13家,总投资超过1亿元。

“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与花儿打交道,我家的生活也像花儿一样幸福!”58岁的李启海是龙尾巴的原住居民,以前家里靠务农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现在夫妻两人在家门口的民宿“梓山漫居”工作,李启海负责园林维护,妻子是洗碗工,一年光工资收入一起近8万元。家里的当季蔬菜、山货也都被附近民宿定点采购了,年总收入有10万元左右。

在李启海工作的梓山漫居,还为村民提供了编织绘画的场所,既可以供游客观赏购买,村民的作品还能卖个好价钱,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。据悉,这些民宿客栈的发展,有效带动了居委会乡村旅游发展和居民就业,直接提供就业岗位100多个,间接带动80余人从事旅游服务业,以前有160多个人外出务工,现在大部分居民都留在村里发展。2016年武陵源区在湖南省率先整区脱贫,2019年武陵源区被列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。(匡滢 何萌 李芳森)

张家界旅游最火乡村名宿是哪里?
湖南张家界:网红民宿带火乡村旅游。何萌 摄

人民网张家界6月13日电 “我以前觉得外面世界很精彩,现在还是觉得家门口的风景最美丽。”在张家界市武陵源区龙尾巴居委会,32岁的龙尾巴青年李平大学毕业后,曾在广州发展,4年前回乡创业现在已经是璞舍高端民宿的老板,2019年纯收入达到200万元。

2019年,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协合乡龙尾巴居委会国民生产总值近2800万元,其中旅游收入2300多万元,居委会集体经济收入达80万元,居民人均纯收入近2万元,群众幸福感、获得感得到显著提升。

龙尾巴因山形如龙尾而得名,位于武陵源区协合乡北端,毗邻张家界核心景区,共5个居民小组,173户645人,耕地573亩,以土家族为主,是典型的土家村落。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是龙尾巴30多年前的真实写照。武陵源开发旅游之初,龙尾巴由于交通闭塞、山多地少等原因,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不足200元,龙尾巴村是远近闻名的穷乡僻壤。

“守住绿水青山,换来金山银山。”龙尾巴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邓青松介绍,为了找寻一条持续的脱贫致富道路,居委会利用这里独特的区位优势、良好的生态环境、淳朴的乡风文化,吸引了不少市场资本兴办乡村旅游,带动了高端民宿客栈发展。目前辖区内有梓山漫居、璞舍、清隐阁、龙缦等一批高端民宿客栈13家,总投资超过1亿元。

“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与花儿打交道,我家的生活也像花儿一样幸福!”58岁的李启海是龙尾巴的原住居民,以前家里靠务农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现在夫妻两人在家门口的民宿“梓山漫居”工作,李启海负责园林维护,妻子是洗碗工,一年光工资收入一起近8万元。家里的当季蔬菜、山货也都被附近民宿定点采购了,年总收入有10万元左右。

在李启海工作的梓山漫居,还为村民提供了编织绘画的场所,既可以供游客观赏购买,村民的作品还能卖个好价钱,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。据悉,这些民宿客栈的发展,有效带动了居委会乡村旅游发展和居民就业,直接提供就业岗位100多个,间接带动80余人从事旅游服务业,以前有160多个人外出务工,现在大部分居民都留在村里发展。2016年武陵源区在湖南省率先整区脱贫,2019年武陵源区被列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。(匡滢 何萌 李芳森)

张家界旅游最火乡村名宿是哪里?
湖南张家界:网红民宿带火乡村旅游。何萌 摄

人民网张家界6月13日电 “我以前觉得外面世界很精彩,现在还是觉得家门口的风景最美丽。”在张家界市武陵源区龙尾巴居委会,32岁的龙尾巴青年李平大学毕业后,曾在广州发展,4年前回乡创业现在已经是璞舍高端民宿的老板,2019年纯收入达到200万元。

2019年,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协合乡龙尾巴居委会国民生产总值近2800万元,其中旅游收入2300多万元,居委会集体经济收入达80万元,居民人均纯收入近2万元,群众幸福感、获得感得到显著提升。

龙尾巴因山形如龙尾而得名,位于武陵源区协合乡北端,毗邻张家界核心景区,共5个居民小组,173户645人,耕地573亩,以土家族为主,是典型的土家村落。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是龙尾巴30多年前的真实写照。武陵源开发旅游之初,龙尾巴由于交通闭塞、山多地少等原因,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不足200元,龙尾巴村是远近闻名的穷乡僻壤。

“守住绿水青山,换来金山银山。”龙尾巴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邓青松介绍,为了找寻一条持续的脱贫致富道路,居委会利用这里独特的区位优势、良好的生态环境、淳朴的乡风文化,吸引了不少市场资本兴办乡村旅游,带动了高端民宿客栈发展。目前辖区内有梓山漫居、璞舍、清隐阁、龙缦等一批高端民宿客栈13家,总投资超过1亿元。

“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与花儿打交道,我家的生活也像花儿一样幸福!”58岁的李启海是龙尾巴的原住居民,以前家里靠务农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现在夫妻两人在家门口的民宿“梓山漫居”工作,李启海负责园林维护,妻子是洗碗工,一年光工资收入一起近8万元。家里的当季蔬菜、山货也都被附近民宿定点采购了,年总收入有10万元左右。

在李启海工作的梓山漫居,还为村民提供了编织绘画的场所,既可以供游客观赏购买,村民的作品还能卖个好价钱,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。据悉,这些民宿客栈的发展,有效带动了居委会乡村旅游发展和居民就业,直接提供就业岗位100多个,间接带动80余人从事旅游服务业,以前有160多个人外出务工,现在大部分居民都留在村里发展。2016年武陵源区在湖南省率先整区脱贫,2019年武陵源区被列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。(匡滢 何萌 李芳森)

张家界旅游最火乡村名宿是哪里?
湖南张家界:网红民宿带火乡村旅游。何萌 摄

人民网张家界6月13日电 “我以前觉得外面世界很精彩,现在还是觉得家门口的风景最美丽。”在张家界市武陵源区龙尾巴居委会,32岁的龙尾巴青年李平大学毕业后,曾在广州发展,4年前回乡创业现在已经是璞舍高端民宿的老板,2019年纯收入达到200万元。

2019年,张家界市武陵源区协合乡龙尾巴居委会国民生产总值近2800万元,其中旅游收入2300多万元,居委会集体经济收入达80万元,居民人均纯收入近2万元,群众幸福感、获得感得到显著提升。

龙尾巴因山形如龙尾而得名,位于武陵源区协合乡北端,毗邻张家界核心景区,共5个居民小组,173户645人,耕地573亩,以土家族为主,是典型的土家村落。“八山一水一分田”,是龙尾巴30多年前的真实写照。武陵源开发旅游之初,龙尾巴由于交通闭塞、山多地少等原因,当地村民人均纯收入不足200元,龙尾巴村是远近闻名的穷乡僻壤。

“守住绿水青山,换来金山银山。”龙尾巴居委会党支部书记邓青松介绍,为了找寻一条持续的脱贫致富道路,居委会利用这里独特的区位优势、良好的生态环境、淳朴的乡风文化,吸引了不少市场资本兴办乡村旅游,带动了高端民宿客栈发展。目前辖区内有梓山漫居、璞舍、清隐阁、龙缦等一批高端民宿客栈13家,总投资超过1亿元。

“我现在的工作就是与花儿打交道,我家的生活也像花儿一样幸福!”58岁的李启海是龙尾巴的原住居民,以前家里靠务农维持生计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。现在夫妻两人在家门口的民宿“梓山漫居”工作,李启海负责园林维护,妻子是洗碗工,一年光工资收入一起近8万元。家里的当季蔬菜、山货也都被附近民宿定点采购了,年总收入有10万元左右。

在李启海工作的梓山漫居,还为村民提供了编织绘画的场所,既可以供游客观赏购买,村民的作品还能卖个好价钱,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。据悉,这些民宿客栈的发展,有效带动了居委会乡村旅游发展和居民就业,直接提供就业岗位100多个,间接带动80余人从事旅游服务业,以前有160多个人外出务工,现在大部分居民都留在村里发展。2016年武陵源区在湖南省率先整区脱贫,2019年武陵源区被列为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神秘人Dake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